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混元霹雳手──峨嵋篇
混元霹雳手──峨嵋篇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_日本一区二区不卡免费_日本动漫456]

地址发布页:

峨嵋篇(1)灭绝师太

正当圆真搓弄若蛛儿双奶时,外面忽然传来震天杀声,原来是灭绝师太率领峨嵋门徒与殿外的天鹰教众、五行旗诸部撕杀。

自从殷野王为张无忌揄揶灭绝师太后,灭绝一直怀恨在心,誓要将殷野王碎尸万段,以雪当日被人视为贪生怕死的耻辱。故此灭绝不等同与其馀五教会合,便亲自率领峨嵋门下,日夜追赶天鹰教众人。

适值光明顶上遭逢巨变,明教众头目也被圆真一一陷害,即使白眉鹰王赶来亦惨遭暗算。一时间光明顶上群龙无首,灭绝师太遂恃着倚天剑的锋利,过关斩将,势如破竹的把五行旗、天鹰教等人杀个落花流水,无人能撄其勇。

圆真听见殿外灭绝众人即将攻入殿中,连忙穿回僧袍,点倒明教诸人。然后把杨不悔、蛛儿两人,抱往杨逍等人处,并摆出各样淫乱的姿势。然后提着殷天正,步出殿外。

只见灭绝等人已攻破五行旗众所守的各处险要,杀上光明顶上,正与天鹰教众互相撕杀。圆真即时提着殷天正,跃上殿顶,高声向天鹰教众叫道∶「魔教妖孽,白眉鹰王已被我所擒,你们通通与我停手。」

天鹰教众看见殷天正落在圆真手中,纷纷投下兵器投降,可是灭绝对天鹰教徒深感嫌恶,仍是毫不留手,一剑一个,转瞬间已将山上所有天鹰教徒戮杀。

灭绝收回倚天剑后,圆真亦从殿顶跃下相迎。

「阿弥陀佛,老衲恭迎峨嵋掌门。」

「大师,未敢请教法号。」

「老衲法号圆真,为师是少林空见神僧。」

「原来是四大神僧的门徒,怪不得能把殷天正这老贼擒下。是呢,不知大师如何登上光明顶,魔教其他馀孽现时又在哪里呢?」

「说来话长,师太不如移入殿内详谈。」

灭绝正想召集门人一齐入殿,圆真即时加以阻拦∶「师太,殿内魔教妖孽虽已给老衲一一收拾,但魔教众人荒淫无道,峨嵋门下女弟子众多,入内恐怕甚为不便。」

灭绝心中转念,亦恐防尚有魔教馀孽在四周盘旋,便吩付门下女弟子留守殿外,以防有变;只带领其馀男弟子入内察看。

一步入大殿,看到殿中这幕淫欲横流的情景,灭绝口中即不断地念诵∶「罪过、罪过。」并吩咐众男弟子转身背向门前,自己则与圆真前行细察。

「大师,为何魔教妖孽会如此荒诞胡为。」

「杨逍等人悉闻六大教联手进攻,心知并无侥幸,把手一横,尽情纵欲,以求死前享乐。遂相约教中诸人,齐聚光明顶,把一直以来从山下虏掠回来女子,加以淫辱,举办荒淫集会。内室房间全是给他们奸淫至死的女子,惨况令人不忍目睹。」

「魔教妖孽伤天害理,恶行令人发指。那麽这两名女子又是谁?」

「这里一个是杨逍的女儿,另一个是殷天正的孙女。当所有虏掠回来的女子也被蹂躏至死后,魔教妖孽竟连自己的子女也不放过,一样加以淫辱。老衲奉少林方丈之命,先行潜上光明顶打探虚实,便乘着杨逍等人纵欲狂欢,便先行将他们打倒,免除两位女施主继续受辱。」

灭绝上前细看,发觉杨不悔与昔日弟子纪晓芙样貌相似,果然就是纪晓芙的女儿。不禁破口大骂;「杨逍这个淫贼,当日用奸使诈,迷惑纪晓芙,坏我弟子名节。想不到现在连自己的女儿也不放过,简直禽兽不如。当日早叫纪晓芙不要误信邪魔外道,不单断送自己的贞操,现在连女儿的贞节也被白白糟塌。」越说越激动,便提起倚天剑往杨逍身上刺去。

可怜杨逍,一代豪杰,便这样不明不白,赤裸裸死在女儿身边。

「那麽大师你又如何擒下殷天正这个老贼?」

「当我打倒杨逍后,正想相救两人出外,殷天正等人已率领天鹰教到达光明顶,老衲年纪老迈,功力低微,本来难以抵挡。幸好师太你及时赶到,与天鹰教众撕杀,老贼一时分心,才被老衲所擒。其实,即使殷天正不为老衲所擒,再过一时三刻,师太你杀入殿内,亦自会将这老贼杀灭。」

灭绝向来高傲惯了的,现在听到少林神僧的门人称赞,不禁心中暗喜,口中却仍道∶「大师你过奖了,今次能够攻入光明顶上,大师你居功至伟,不用谦谢了。」

谢过圆真后,灭绝便想出外吩咐女弟子入内好好照料杨不悔、蛛儿二人。那料刚转过身来,突觉背后有两道急劲指风,朝自己的颈项、腰间攻去。灭绝不加思索,即时横移闪避。可是先机尽失,虽能避过颈项一指,但腰间气门,却仍被玄阴指戳中,一道阴寒之气即时阻碍真气运行,跌倒地上,连呼叫也不能。

众男弟子发觉师父话音突止,再听见重物隆然堕地的声响,便转身来探过究竟。可惜还未弄清什麽回事,各人已纷纷遭到玄真毒手,便数倒地不起。

灭绝强撑起来,充满疑问道∶「这些阴邪指劲,绝对不是少林武功,你到底是什麽人?」

圆真答道∶「师太,果然好眼力,老衲未出家前,人们都称呼老夫做『混元霹雳手』,后来投入空见门下,才有『圆真』的法号。」

「原来你就是成昆,你与魔教的恩怨贫尼亦略有所闻。但既然现在你已投身少林,又将魔教歼灭,为何还要暗算贫尼?」

「师太,有否听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话?老夫本来一心只想歼灭魔教,了却心头之恨,便飘然引退。只是刚巧看见师太独自一派前来,不禁想起武林中流传的两句话『倚天不出,谁与争锋』。」说着,「铮」的一声,一手拔出灭绝跌在地上的倚天剑。

圆真只见眼前青光闪闪,隐隐觉得一股寒气侵人,随手一挥,一张上等花梨木椅子从中分为两段,端的是口好剑。

「这柄倚天剑无疑能切玉割金,吹毛断发。但也只不过是锋利一点的神兵罢了,如何能够做到天下无敌,谁与争锋?」回剑抵向灭绝咽喉,迫令灭绝道出其中秘密。

灭绝看也不看,高傲地道∶「枉你身为空见神僧的门人,只知见猎起心,偷袭暗算,丢尽少林的声威。现在还想迫贫尼说出倚天剑的秘密,追求天下无敌,谁与争锋?简直痴心妄想!」

圆真一听,知道灭绝原来真的懂得倚天剑的秘密,只是口硬不说。心知灭绝为人刚烈,若只是以生死相迫,必定不能迫出真相。便即时脱去僧袍,把那粗黑的刑具显露在灭绝眼前。

灭绝早抱必死决心,无论圆真如何相迫,亦不会让圆真奸计得逞,大不了把秘密带下黄泉。哪料圆真突然脱去僧袍,露出粗黑的阴茎。灭绝看见阴茎上还残留的血丝白液,霎时明白整个大殿的情景皆是圆真布置,亦预见圆真对自己的羞辱,不禁破口大骂∶「成昆狗贼,想不到你身为出家人,不守清规,坏人名节;还厚坏无耻把罪状推向魔教身上,贫尼死也不会把倚天剑的秘密告诉你的。」完毕,便张口往舌头咬去。

「喀」的一声响,灭绝的舌头并没断去,反而下颚被圆真一手握裂,不能合拢。试图运用真气,自断经脉,但气门又被幻阴指气所伤,不能运行,只得用怨毒的目光注视着圆真。

圆真「哈哈」大笑道∶「老尼姑,以为一死便没事?不要妄想了。落在老衲手中,老衲自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着,圆真便提着倚天剑,向灭绝身上划去。倚天剑果然是一柄吹发断毛的神兵,只是轻轻划过灭绝身上衣裳,片片布絮就随风飘下。圆真东划一剑,西划一剑。转眼间便把灭绝的衣裳割个寸寸断裂。

「老尼姑,若还不说出倚天剑的秘密,那老衲便带你出到门人面前,先奸后杀,然后再把你尸首吊在峨嵋山前,让你成为峨嵋立派以来首个死后也『扬名天下』的掌门。其实,你这样大的年纪,老衲也没有兴趣强奸你。只要你识趣说出秘密,放了你们峨嵋一派又有何妨?」

灭绝知道圆真说得出做得到,若真坚持下去,恐怕峨嵋一派的百年名声,就断送在自己手里。

加上圆真软硬兼施,灭绝遂心存一丝奢望,道∶「当年┅┅郭靖夫妇┅┅死守┅┅襄阳,决意┅┅以死报┅┅国。但黄蓉┅┅女侠┅┅不想郭大┅┅侠的绝┅┅艺就此┅┅失传,就将┅┅杨过赠送┅┅本派郭祖师┅┅的一柄玄铁┅┅重剑熔了,再加┅┅以西方┅┅精金,铸成┅┅了一柄┅┅屠龙刀,一柄┅┅倚天剑。」由于灭绝下颚不能合拢,只能断断续续把倚天剑的秘密道出。

灭绝师太又道∶「黄女侠┅┅在铸刀铸剑┅┅之前,和郭大侠┅┅两人穷一月心力,把《武穆遗书》┅┅及郭大侠┅┅的武功心法┅┅撮要简写,分别藏在刀┅┅剑之中。屠龙┅┅刀中藏的乃┅┅是兵法,此刀┅┅名为┅┅『屠龙』,意为日后┅┅有人得┅┅到刀中┅┅兵书,当可┅┅驱除鞑子,杀了鞑子┅┅皇帝。倚天┅┅剑中藏┅┅的则┅┅是武学秘┅┅笈,其中┅┅最为宝贵的,乃是┅┅一部《九┅┅阴真经》,一部┅┅《降龙┅┅十八掌┅┅掌法精义》,盼望┅┅后人┅┅习得剑┅┅中武功,替┅┅天行┅┅道,为民除┅┅害┅┅并将屠龙刀┅┅传予儿子┅┅郭破虏,倚天剑┅┅传予女儿┅┅本派郭师┅┅所以本派┅┅掌门┅┅一直世代┅┅流传┅┅这个秘密。」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好,好,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倚天剑在我手中,从此谁与我争锋?哈哈┅┅哈哈┅┅」

「成昆,既然┅┅已说出了秘密,便放┅┅过我┅┅和门下┅┅众人吧!」

圆真说∶「灭绝师太,你告诉了这个大秘密,老衲怎能不好好对待你,」灭绝道∶「成昆┅┅你这个┅┅狗贼,言而┅┅无信,一定不┅┅得好死┅┅」

圆真笑道∶「老衲好不好死就并不知道,但一会儿老衲定教你欲仙欲死,哈哈哈┅┅」把倚天剑收回剑鞘之内,便走上前来,把灭绝身上破碎的衣服尽数撕去。

灭绝已年过五十之龄,唯因一直清心寡欲,长年进食斋菜,加上内功修为深厚,一身峨嵋九阳功已练至巅峰境界,故此容貌还能保留三十多时的模样,算得甚美。只是两条眉毛斜斜下垂,一副面相看来极是诡异,几乎有点儿戏台上的吊死鬼味道,才令人感到畏惧。本来峨嵋派尚有三十多名女弟子在外,圆真为了保留精力,也不打算强奸灭绝,但一来灭绝过于高傲,圆真特意想挫其锐气;二来灭绝名气极大,若能强奸羞辱,更可增加满足感;三来灭绝功力深厚,若仍为处子之身,圆真定当得益不浅。故此便提着阴茎,在灭绝跟前挥舞跳动。

平日看到一本正经、高傲庄严的灭绝,只会给人肃杀的感觉。但现在灭绝赤裸裸地躺在地上,却只会令人情欲高涨。一双奶子虽已略为松驰,且微微下堕,但胜在硕大无比,足足有一个木瓜般大小,绝非小昭、杨不悔等毛黄丫头可比。而且肌肤白,与腹下一片浓黑的阴毛形成强烈对比,在一份成熟的韵味下,圆真提着阴茎的手,不自觉拨动得更快。

圆真道∶「刚才你道出了倚天剑的秘密,现在不如就让老衲用倚天剑来服侍你一下吧。」便拿着剑鞘,往灭绝下体插去。

冰冷坚硬的剑鞘直往灭绝的阴道插去。圆真没有细看阴道入口,只是胡乱插去,插得灭绝阴户四周肿痛异常。十多下后,才戳入阴唇中的隙缝,把那阴壁破开。

灭绝五十多年来也守身如玉,从没人看过自己的身躯。想不到今天会在光明顶上,受着少林僧人的凌辱。剑鞘异常坚硬庞大,插入阴道内,不单硬生生逼开阴壁带来剧烈的痛楚,而冰冷的剑鞘,一下子与温暖、乾燥的阴壁接触,仿如把一条大冰柱插进内,冷热相碰,冰块黏附在肌肉上,令阴壁急促收缩,把那剑鞘紧紧锁紧。

圆真不禁惊讶道∶「老尼姑你真的不舍得倚天剑吗?居然连剑鞘也夹得这麽紧。不用这麽着急,待老衲那话儿试试吧!」一手把剑鞘自阴道内抽回。

剑鞘被阴壁锁紧,一下子被急促抽出,即时把阴壁的嫩肉倒扯出来,挖出几条血痕,连那两片阴唇也被扯得翻了出来,那阵子剧痛较之前剑鞘插入还要大得多,只是灭绝生性倔强,怎样痛楚,也决不向圆真求饶。

圆真看到剑鞘带着血丝,还以为弄穿了灭绝的处女膜,忙不迭地低下头来,擘开翻开的阴唇察看。只见那阴道前头,还有一片薄薄的白膜在内,圆真即时满心欢喜,高兴得在阴唇上吻着。

「幸好,幸好没有弄穿处女膜。不然,便要『白做』一趟了。」

灭绝搅不懂圆真话中意思,只感到圆真吻着自己的阴唇,一阵阵痕痒的感觉自阴户内传来。双手勉力按着圆真头顶,想用力推开,又苦无内力,反而像抚摸着圆真的秃头。

圆真笑道∶「老尼姑为什麽这麽喜欢老衲的秃头?和尚、尼姑真的是天生一对,令你爱不惜手吗?既然如此,老衲亦不客气了。」

圆真一天之内连御三女,对于一般的奸淫姿势早已生厌。正想另创途径,增加快感。忽然想起以往参看欢喜禅时,一个女上男下的佛像姿势。于是便平在地上,捉紧灭绝腰枝,并用力分开她的双腿,放在自己身旁两侧,就像骑马一样,同时将龟头对准灭绝的阴户,只待双手用力拉下,便可夺去灭绝的贞操。

这时灭绝感到圆真的龟头在阴户前不停撩动,知道圆真即将奸淫自己。不禁用力挣扎,努力把双腿夹紧,不让圆真得逞。无奈力竭气衰,阴唇又早已翻开,怎样扭动收紧,还是被圆真那暴张如石的龟头紧紧贴着,最后无计可施,唯有开口求饶。

灭绝本想说∶「不要,放过我吧!」可是由于下颚不能合上,只能断断续续的道∶「不要┅┅放过┅┅我吧!」

圆真一听大乐∶「甚麽?不要放过你?想不到老尼姑一表正经,骨子里还是这麽淫荡。今天奸淫了这麽多女子,还是你老实,第一个央求老衲奸淫。既然你这麽想,老衲便满足你吧!」

说罢便用力把灭绝拉下,便把那七寸多长的阴茎直插入灭绝阴道之内。

阴茎虽是寸寸难进,但是圆真死命不顾,使劲把阴茎用力戳破那薄薄的处女膜,直往花芯钻去。

只可怜灭绝还未来得及说「不是」,下体便传来一道剧痛。对于灭绝来说,这些痛楚本不算什麽,但灭绝看着自己的处女血,随着圆真的一上一落,顺着阴茎流下来,想到自己的清白、峨嵋的声誉,都在一天之间被圆真玷污,不禁悲从中来,流下泪来。

圆真看到灭绝悲痛绝望,本应大大增加虐待的快感。只是圆真这式骑马势,必须女方作主动策骑奔驰才能令男女双方畅快淋漓,同登极乐之境;但现在灭绝心如死灰,毫不郁动,圆真每下也要靠自己拗腰向上狂插,把灭绝整个人顶起,不免感到烦闷无趣;再加上灭绝年纪已大,已将步入收经年龄,阴道的滋润较一般少女为少,乾涸如枯井,两边阴壁粗糙枯燥,圆真每次把阴茎插入,也要用龟头钻开阴壁,才能稍作前进,磨得龟头隐隐作痛。

圆真插得满不是味儿,索性坐起身子,一把将灭绝推到,跌在杨不悔身旁。圆真忽然灵机一动,伸手把杨不悔、蛛儿身上的淫水、精液直往自己的阴茎上涂抹,又强行分开灭绝阴唇,用手指把那残留的淫水精液,抹向灭绝两旁阴壁,还恐滋润不足,又吐出几口唾液,弄得灭绝整个阴户,也像茅厕一般,痰垢污秽,共冶一炉,圆真才心满意足,然后把灭绝放在杨不悔身上,垫高阴户,双手抓起灭绝一对下垂的奶子,便再把龟头狂插入内。

经过淫水唾液的滋润,圆真这次再插,果然流畅顺滑得到。每次挺腰前进,那七寸多长的阴茎也能顺着秽物直滑到阴道尽头,把那花芯也撞得[email protected]响。而插过百下后,灭绝虽不能运劲,但深厚的内家真气,产生自然抵抗,在阴户间充盈转动,令阴壁肌肉自动鼓涨,增加弹性,夹得圆真龟头紧迫而不乾涩,一阵阵快感更增他奸淫的劲道,双手不自觉用力拉扯灭绝双奶,就如策马执疆,把灭绝上半身也扯动得起伏不定。

「噢┅┅老尼姑,想不到还懂得这一招,噢!这┅┅是否峨嵋不传之秘?」

灭绝被圆真奸淫蹂躏,本已悲不自禁;看到圆真把那些阴液唾涎,往自己最神圣的地方抹去,更觉是奇耻大辱,一生的严尊已荡然无存,对于圆真的揄揶,也不想驳斥。只可恨刚才被倚天剑鞘扯伤的阴壁,被圆真无情的不停抽插,弄得阵阵剧痛,一下又一下拉扯着每条神经,刻意提醒着她正被人奸淫着。

其实灭绝虽云尚算美貌,到底已年过五十,圆真对她的兴致本不甚大,加上想到殿外尚有数十分年轻貌美的峨嵋女弟,更想早早了事,出外大肆淫欲一番,便即时加速抽插,让龟头在灭绝阴道尽头不断磨擦,就要把那精液泄了出来。

「老尼姑,噢┅┅就让老衲的精液┅┅噢┅┅填满你的子宫,噢┅┅待将来生个乖巧儿子,噢┅┅教他佛道┅┅噢┅┅双修,普渡众生好吗?噢┅┅」

灭绝一听,惶然大惧,虽口不能言,仍含糊说道∶「求求你┅┅不┅┅不要喷┅┅在里面┅┅」怎料圆真突然大力抽插,那刚出口的「不」字,变成「呀」的一声,听得圆真更增兴奋。

「噢┅┅果然是一派掌门,噢┅┅敢爱敢求,既然┅┅噢┅┅你开口想求,那老衲就成全你吧!噢┅┅噢┅┅」

便把龟头用力插在阴户深处,自己亦再也把持不住,精液冲过阳关,在龟头内加压喷射,一大蓬浓浊精液,就在灭绝阴道内疯狂泄射,把那乾涸的子宫,满满的填塞。灭绝虽想极力推开圆真,可惜有心无力,而久旱的子宫,亦第一次发挥作用,对于外来的精液,全数接收,紧紧锁在里面,灭绝心知一切已绝望,因奸成孕,是这是唯一的下场。

「老尼姑,久旱逢甘露,是不是特别舒畅?幸好遇着老衲,浪费了数十年的子宫才大派用场,你真是要好好报答老衲呀。哈┅┅哈┅┅」

灭绝绝望得神情呆滞,对于圆真的话语也毫无反应,任由圆真把那污秽的阴茎,恣意在自己身上拭抹。然后便提着灭绝师太,步出殿外。

  峨嵋篇(2)周芷若

峨嵋门下弟子,看到掌门入殿良久,毫无声息,正想步入殿中查看,便看到圆真提着赤裸绝望的灭绝师太走了出来。只见圆真厚颜无耻,一心想峨嵋弟子武功低微,绝非自己对手,便索性连僧衣也不穿着,赤裸着身子,任得阴茎上下晃动,准备将峨嵋女弟尽数奸淫。

而峨嵋众弟子只见平日庄严肃穆的师父,现在神情呆滞,坦胸裸露,身上一对奶子随着圆真的拖动而左右摇动,全身秽物,还不时从阴道口流出一大片血丝白液,惨况令人不忍卒睹,不禁心情激动,大叫一声∶「掌门。」便纷纷提剑前来围攻圆真,拯救灭绝。在三十多个女弟中,以静玄、静迦两位静字辈师太,年纪最大,功力最高,便首先一左一右向圆真夹攻过来。

圆真一看二人年近五十,无甚姿色,即时心生厌恶,双手翻飞,重手往静玄左边太阳穴、静迦天灵盖顶击去,打得二人倒飞开去,晕倒地上。

随后而来赵灵珠、贝锦仪、丁敏君、李明霞等人,多是年近不惑,虽是徐娘半老,但是风韵犹存,引得圆真心头一乐,便在众女弟之间穿插游斗,不时掌按各人身上敏感部位,加以轻薄侮辱。而遇到其他年迈丑陋的弟子,就统统一掌一个,全数打得晕死过去。

忽然,圆真眼前银光闪动,一道迅疾急劲的剑风直刺面门,慌忙运起幻阴指力,急往剑身打去。「叮」的一声,来者的剑被打飞半空,圆真才定过神来,发觉偷袭的人,原来正是峨嵋年轻一辈的翘楚──周芷若。

周芷若身穿葱绿色衣衫,约莫十七、八岁年纪,清丽秀雅,容色极美。圆真一见,即时惊为天人。只见周芷若娇喘连连,刚才一剑显然用尽全力,但却被圆真打飞,虎口至今生麻,右手还在抖震不已,楚楚可人,令人我见犹怜。

丁敏君、李明霞等虽尚有几分姿色,但与周芷若相较,无异天渊之别。圆真不再与其馀女弟子纠缠,一阵急攻,已把峨嵋众人点倒,留下周芷若一人呆立场中,面对满脸淫笑的圆真。

周芷若虽只独剩一人,仍然不肯舍众人而去,娇嗔怒目,指斥圆真道∶「无耻奸徒,快些放下我师父,」圆真看到周芷若稚脸微红,杏眼圆睁,更觉娇炰輎爱,忍不住伸手往胯下阴茎套弄,那早已垂下的阴茎,又渐有生气,慢慢地昂首怒突指向周芷若。

其实,圆真一天之内,连奸四人,泄精五次,即使内功如何深厚,也断无可能再提枪插穴。只是刚才奸淫灭绝师太之时,由于灭绝身中寒毒,体内峨嵋九阳功自行生劲对抗,当圆真奸破灭绝处子之身,吸纳玄阴之气时,亦顺道将部份峨嵋九阳功吸纳过来。

原来九阳神功为天下至刚至阳的内家真气,本有催欲生精之效,常人修练,往往把持不定。轻者,终日为燥火攻心,欲念无穷;重者,淫精贯脑,必须导引发泄,只有得道高僧、清心寡欲之人佛武双修,才能控制欲念。故此当年创立九阳神功的少林高僧,为免后人胡乱修习,丧失本性,遂将真经抄写于楞伽经中,待得佛法修为有所造诣的僧人,翻习经书时才可发现。

当年觉远、张君宝两师徒,一个 直、一个纯良,修习真经,固无大害。其后郭襄默记心法,成为峨嵋嫡传神功,但一直以来,神功传女不传男,所以亦未见祸。而张无忌在荒谷修习,心无杂念,更加安然无恙。唯今圆真误打误撞,无意吸取部分神功,虽不能增强功力,但却可在短时间内令睾丸加速运行,精液生生不息,把那垂头丧气的阴茎,再度一展雄风。

而周芷若万估不到圆真居然会在光天白日,众目睽睽下做出如此猥琐恶行,到底是少女人家,连忙掩面不看。突然感到圆真欺身上前,一道爪风往自己下阴攻去,立即提气翻身,倒飞开去。

「嚓」的一声,周芷若虽已倒飞丈外,但下阴的衣裳,连内里的亵衣,仍为圆真抓去一大片,露出一丛疏落有致的阴毛,羞得只可用左手遮盖掩蔽。

圆真提着周芷若那葱绿布絮,中间还夹杂着一、两条阴毛,伸往鼻前用力狂嗅∶「呀┅┅果然是人间绝品,阵阵处子幽香;连阴毛也是这样轻柔细腻,老衲真的把持不住┅┅」就将那布絮和阴毛,覆在阴茎上套弄。

圆真的行为根本变态异常,无理可说,周芷若望着众多同门,全数倒下,心想如其峨嵋一脉,尽数在今天丧没,倒不如忍辱偷生,趁圆真自渎期间,窜逸逃去。

心意已决,周芷若即时返身下山,但走不出几步,圆真又突然出现在眼前∶「美人儿,急什麽?」

周芷若一式「飘雪穿云掌」就往圆真胸口打去,打算迫开圆真,夺路下山。

那料圆真自恃功力深厚,不闪不避,任由周芷若一掌打在胸前,道∶「美人儿,好舒服呀,你抚摸得我好舒服呀。礼尚往来,我也要。」双掌也往周芷若胸前袭去。

周芷若大喝一声∶「下流。」即时飘身倒退。可是由于恐防下阴暴露人前,倒退之间,身法稍缓,便被圆真双手抓实两个奶子,退也退不了。

圆真抓着周芷若那两个柔软的奶子,就像两团棉花香囊般柔温有弹性,不觉搓握扭动,恣意淫欲。

周芷若大急挣扎,怒骂道∶「淫僧,放手呀!」

圆真亦恐防伤了周芷若,浪费了这个美人儿,放手任她倒退。只是刚才用力稍猛,又把周芷若胸前两幅衣裳撕了下来。周芷若身上开了三个大洞,少女最神秘的地方尽在圆真面前裸露,慌忙间紧夹双腿,用手掩盖破洞,但两只手掌不能把三个大洞尽掩,只羞得差点儿哭出来。

周芷若胸前冰雕玉琢的双乳,不时显露出来。粉红的乳头,在双手掩弄间渐渐变得挺拔,周遭的乳晕,亦因充血红润起来。

圆真看着周芷若的窘态,心中的淫欲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即时飘身而上,首先封了周芷若气门,令她不能动用真气,然后一手攫夺周芷若腰间的衣带,另一只手就提着周芷若紧夹的双腿,把她倒提起来。将手中衣带紧缚周芷若双腿,再把她倒吊在附近的树干上。

「今日强奸了这麽多人,全在室内,美人儿,不如,让我们打打野战吧!」

周芷若气门被封,力气变得和平人一般,被圆真倒吊在树上,就是极力挣扎亦只能扭动腰枝,根本无力摆脱厄运。

圆真把周芷若头部较到自己胯下,捏开周芷若的嘴巴,把那腥臭污黑的阴茎硬往口中塞去。

「噢,樱桃小嘴,就是用口也不比其他人的小穴逊色。」左手运劲,把捏着的嘴巴收得更细,闭上眼睛享受这润滑的快感,口中不断发出「咿┅┅噢┅┅咿┅┅噢┅┅」的声音。

周芷若苦于嘴巴被制,只能无助地含着圆真那粗黑的阴茎,那腥臭恶浊的味道,直叫人呕吐大作。最可恨那阴茎上还残留灭绝的处女血和刚才的淫水阴精,把嘴巴糊得张不开来。而每次阴茎插在喉头深处,直撞在喉头上,整个喉咙也给阴茎塞满,连呼吸也不能,只可发出蒙糊的「噢┅┅噢┅┅」声。

圆真下体不断抽插,双手亦同时往面前的阴户拨动。在那稀疏未成熟的阴毛遮盖下,两片粉红的阴唇珍珠般紧贴在一起,中间那细缝几近不见。圆真双手用力擘开两团阴唇,伸出舌尖在阴道内撩弄,弄得阴壁也渐渐也湿润起来。

圆真得意的挖苦道∶「小淫妇,还不是表里不一,还说什麽不要?」

周芷若苦不能言,只能努力把双腿夹实,阻挡圆真的攻入。

圆真还想进一步深入阴道内探索,不过却被物件阻挡着,那就是周芷若的处女膜了。

圆真更为兴奋,一时松懈,胯下那庞然巨物控制不了,阳关失守,便在周芷若口中乱跳乱动,喷出的精液不单把口腔填满了,冲力之大,还将阳具冲出了口外,对着周芷若的眼面口鼻乱喷一通,浓稠的白液,就如泥漳一样,把整个秀丽的面庞也糊了起来,拖出一条一条的蛛丝液带。

周芷若未经人事,被圆真强迫口交时还未弄懂什麽一回事,只感到口中突然传来一下强大冲力,一股又浓又臭的精液便直喷往口中,一不为意,一大口的吞进肚内,喉头胶得窒了息的。

当阴茎冲出口外后,还以为可以喘过气来,那料馀劲未了,弄得眼鼻也张不开来。

圆真发泄过后,扶着周芷若的身体忙不迭地喘气,但看到眼前引人的阴户,欲念又不止息的涨起来,即时沿着破洞,用力把那葱绿衣裳撕下来,一副纯洁雪白的胴体,便在眼前完全裸露出来。

「凝脂玉露,滑不留手,老衲不好好奸淫你,简直对不起自己。」双手各执一边乳房,用力把阴茎夹着,希望尽快重拾雄风,好好把周芷若奸淫一番。

九阳神功的威力真是冠绝天下,虽然郭襄当年只默记了一小部分,但神功中的壮阳生精之效,还是即时发挥出来。圆真只是磨擦了十来下,那下垂的阴茎也再次昂首吐舌,在双乳间暴涨起来,连那柔?渐中l,也被阴茎外的包皮磨得红肿难分。

周芷若勉力张开眼睛,从下而上望着圆真的阴茎渐渐暴涨,那七寸多长的怪物,仿如铁柱一般直指向天,柱下的阴囊亦鼓张得如一个大汽球,把那皱纹满布的皮肤梆得圆滑鲜红。

圆真看见阴茎回复雄风,便解开树上的衣带,把周芷若倒放在地上,头颅着地,阴户向天,双手紧捉着周芷若屁股,把那鼓涨的龟头,对准着阴穴,预备雷霆一击,享受破处的快感。

「小娃子,刚才插破你师父的小穴时,又老又残,现在就罚你代师请罪,好好服侍老衲。」

周芷若回望师父,看到灭绝师太到现在还是昏迷不醒,阴户更是溃烂一片,阴唇外反,布满淫水白精,惊恐得失却控制,大叫∶「不要,不要插入去!」

圆真越见周芷若惊惶,越发撩动内心的兽性,双眼满布红丝,喉头「咕┅┅咕┅┅」作响,越想加倍虐待,便把龟头逐分逐分插入阴道内,要周芷若感受凌迟处死的残酷。

鼓涨的龟头慢慢插入,周芷若只感到下阴道内有一条火红的铁棍硬生生把阴壁迫开,痛楚从每条神经传到脑内,不消一时三刻,更感到那火棒已到了处女膜前,破处的恐惧,只能令她不断大叫∶「不要┅┅不要插呀┅┅」

紧迫狭窄的阴道迫得圆真的龟头万分舒服,温暖的阴壁令龟头淋浴在淫水的包围中。到了处女膜前,从龟头顶端传来那一阵粗糙的感觉,叫圆真再也抑制不止,便鼓足力气,把那七寸多长的阴茎,直接捣破处女膜,向阴道的深处插去。

周芷若还没说完「插」字,圆真的阴茎已插破处女膜,直捣黄龙深处而去。那一阵破处的痛楚,较先前的更痛上千倍万倍,痛得眼泪和着处女血一起流了下来。而且圆真在破处之后,更加不作停留,就向下不断把阳具在狭窄的阴道内抽插出入,每次一磨一擦,也把每条神经梆得紧紧的,痛得周芷若极力扭动,希望能摆脱开去。

然而,周芷若越是挣扎,圆真的抽插便越有力。每一次插出那带着处女血鲜红的阴茎时,圆真也藉势把阴茎在阴毛上拭抹,将那一片稀疏的森林,泄成一带血腥的草原。阴血和着阴液,更顺势而下,从阴户经腹胸,直流到周芷若口中。尝着自己咸腥的阴血,周芷若只觉痛不欲生。

周芷若的阴道,是圆真今天所奸的最狭窄的一个,加上周芷若初经人道,而且惊惶过度,阴壁收缩,夹得圆真过瘾非凡,带来更大的压迫感。每一次抽插,阴道肉壁紧紧咬着阴茎,只乐得圆真眉开眼笑,口中发出如野兽的嚎叫,不断地「噢┅┅噢┅┅插死你┅┅噢┅┅插死你┅┅」的狂笑,狠狠地把阴茎撞到花芯中,让两人的下胯每次也碰撞磨擦,而阳具抽出阴道时,亦每一次都发出「拔滋┅┅拔滋┅┅」的声响。

猛烈的插弄了数百下后,周芷若的屁股早被圆真抓得留下两团掌印。而倒放了这麽久,血液倒流,加上花芯被冲破,周芷若亦渐渐不支,双颊充红,目光散涣,几近昏迷,就像迷失理性一般,又叫又喊,只晓得不住扭动,但口中仍不停喃喃叫道∶「不要┅┅不要再插┅┅」。

圆真这时再也忍不住,龟头又开始乱跳起来。周芷若知道这是泄精的前兆,慌忙拗动腰枝向后,希望能摆脱圆真,口中更厉声疾叫∶「求求你,不要射进里面,不要┅┅呀┅┅」

周芷若话还没完,圆真已大叫一声∶「噢!」狠狠地把龟头已一下子插到阴道的深处,喷出一大蓬浓浊的白液。圆真对周芷若特别怜爱,故意暗运内力,把精子喷得更远更深,直要把整个子宫填得江河满载,誓要令周芷若怀有自己的骨肉。即使精液已倒灌得从阴道口中挤压了出来,圆真的阴茎还像唧筒般一下一下的把精液源源不绝地喷出,全不理会。

周芷若的子宫亦随着精液的喷出,相应地张开吸纳,将圆真所有精液毫不遗留的接收,阴壁亦收缩蠕动,将挤出外精液亦尽量吸运回来,直至圆真阴茎收缩变软,子宫收缩,阴壁才停止了蠕动。可怜周芷若无论怎样极力挣扎,还是逃不出奸淫怀孕的厄运。

经过了一轮的蹂躏后,周芷若早已身心受创。双乳、屁股早给圆真抓得变型红肿,浓浊的精液亦不断从溃烂的阴户中倒流出来。圆真一放下手,周芷若再也支持不住,整个人就痛昏了过去,烂泥般倒在地上。

然而,恶梦还没有就此过去。对于清秀脱俗的周芷若,圆真有一份莫名的爱好。即使已干了她两次,淫欲还是异常旺盛。索性把周芷若翻转过来,就要为她背后的菊穴开苞。

昏倒的周芷若,迷迷糊糊间被圆真提着头发,推站在一棵大树前,面颊紧贴着粗糙的树皮。圆真站在周芷若身后,用脚将周芷若双腿分开。周芷若还没有弄清是什麽一回事,下体的菊穴突然传来一阵锥心的剧痛,较刚才破处时的痛楚还大上十倍。剧烈的疼痛令周芷若从昏迷中痛醒过来,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不要,裂┅┅裂了┅┅」

未经人事的菊穴较阴道更为狭窄紧迫,而且缺乏淫水的滋润,圆真把火辣的铁棒硬生生的插入菊穴时,龟头也因为过于乾涩而感到微痛,然而,对于幼嫩的菊穴肌肤,那更加无疑是一种酷刑。每一次龟头在屁股间抽插时,也被磨擦得皮破肉损,流出血来。

强烈的痛楚令周芷若双手疯狂抓扯,乾枯的树皮也被撕掉下来。而在血液的滋润下,龟头的抽插渐渐顺畅起来,站立式的抽插令圆真每次也可移前退后的把周芷若插得狠狠钉在大树上,那一下一下的插入,较平时的力道更强大十倍。阴户撞向乾枯的树皮上,不少尖硬木碎刺入下体,令本已麻木的阴户再次受到无情的摧残,一些阴毛更被木刺缠着,每次圆真抽离树干,木刺便扯掉一大片阴毛。可怜刚刚生长的森林,还未长成,便被扯得七零八落,稀疏得叫人可惜。

  插了百多下之后,圆真已到了强弩之末,喉头发出一连串野兽的嚎叫,「插死你,插死你┅┅」敏感的阳具再次喷出如胶似漆的精液,圆真在屁道内射了一半,便推倒周芷若在地上,拿着阴茎,由屁股到头发的把周芷若整个背也喷成雪霜一般。这时周芷若已麻木到不省人事,任得浓浓的精液随意地在身体上流淌,铺成一团团的腥臭浆糊。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